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學術咨詢網站!!!
樹人論文網_職稱論文發表_期刊雜志論文投稿_論文發表期刊_核心期刊論文發表
學術咨詢服務

文化哲學視角下對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的探析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0-09-03
摘要:生態文明思想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文化哲學視域內研究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問題具有重要的理論和實踐意義。文章從哲學的層面對人、文化、
職稱論文發表

  摘要:生態文明思想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文化哲學視域內研究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問題具有重要的理論和實踐意義。文章從哲學的層面對人、文化、文明、生態進行具體闡述,研究生態文化與生態文明的關系及構建生態文化的必要性,并得出在文化哲學層面形成生態文化的構建途徑。以此,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從根本上改變人們的生態觀念,踐行符合生態文明理念的行動,為走向社會主義生態文明新時代提供借鑒。

哈爾濱學院學報

  本文源自哈爾濱學院學報,2020,41(09):21-25.《哈爾濱學院學報》(月刊)創刊于1980年,是經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批準出版發行的,由哈爾濱學院主辦的學術期刊。其前身是《哈爾濱師專學報》,1980年創刊,季刊,1999年改為雙月刊,2001年更名為《哈爾濱學院學報》,2002年改月刊至今。本著傳播理論信息,溝通學術見解,推動科學研究和教育改革,繁榮科學文化的辦刊宗旨,在體現學術性、高校性、師范性和地方性特點的同時,注重理論和實踐相結合,始終堅持新(選題新)、快(出版快)、高(刊文學術水平高和編輯出版質量高),在為兩個文明建設服務過程中逐漸形成了自己的辦刊風格。榮獲全國地方高校優秀學報。

  黨的十九大提出要進行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努力形成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格局。2018年5月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習近平再次強調,生態問題是關系黨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問題,也是關系民生的重大社會問題,要推進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生態文明思想的價值目標是不斷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立足點是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而“文化哲學是一種哲學人學或主體性哲學”,[1](P7)是從哲學的角度對人、對文化進行研究,價值目標是實現人的自由全面發展,以高水平的自由自覺的活動實現美好生活。二者價值目標從深層含義上不謀而合。

  從文化哲學角度看,生態文明在形成的過程中,會潛移默化地滲入到物質、制度、觀念等人們生活的諸多層面,進而逐步形成以新的生態文明價值觀為核心的生態文化理念。新的生態文化理念作為文化的深層結構一旦形成,就會指導著人們的思想和行為,對人們生產、生活的方方面面具有決定性的影響作用。習近平所說“寧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二山”理論已經逐漸從不同的角度影響著人們的生活和工作,人們不自覺地吸收這一理念,最終全民樹立新的生態文明思想。因而,把生態文明問題上升到文化哲學的高度研究,可以從更深層次上把握生態文明思想的內核。

  一、文化哲學視角下的生態文明

  在文化哲學研究范疇內,文化的價值和意義由人來賦予,文化與文明都是人類創造的非自然的產物。文明的發展不是自發的過程,需要一定的文化營養和文化動力,是人類有意識地自覺建設過程。所以,生態文明建設具有自覺性,人對于生態文化構建和生態文明建設都具有主體性。

  文化與自然之間的關系也是密不可分的,文化作為一個獨立的系統而產生,不僅超越自然系統,還能夠改變自然系統。但同時,自然系統也制約著文化的發展,對文化具有重要的影響作用。所以,無論是在生態學的基礎上,還是在文化哲學的基礎上,進行新生態文化構建和新生態文明思想建設都應以“人”為核心,體現文化的價值性,對生態文明思想做出深刻的分析和價值審視。

  (一)人的主體性

  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體系充分體現了“以人為本”的思想。進入新時代,我國主要矛盾發生變化,把“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價值目標,仍然是把人放在重要位置。從“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到“全面深化改革”,再到“反腐倡廉建設”,都把人民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由此可見,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中,同樣也是把實現人民的幸福生活作為生態文明建設的價值目標。文化哲學是研究人的哲學,文化中就蘊涵了對人的生態關懷和文化重構的人本學根據。從文化哲學的角度研究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就要深刻理解人作為文化和文明建設中體現的主體性作用。

  第一,人是文化的主體,人與文化相互依存。從文化哲學角度講,文化是人特有的,獨一無二的,不管是物質文化、政治文化還是精神文化等,主體都是“人”。首先,人對文化的自主性。人對文化具有自由選擇的權利,人對同自己行為相關的文化價值觀念、取向、行為模式、思維模式、價值評價尺度等都具有文化自主性。否則,人就成為了文化的奴隸。其次,人對文化的主動性。人不僅有一種內在的自主權利,還具有一種作用于文化的現實能力。人可以影響、改造、批判、反省文化。對于不適應的舊文化或者外來文化,人都具有主觀能動性。最后,人對文化的創造性。在文化形成的過程中,人不僅選擇、批判、否定文化,同時還具有創造新文化的能力。人根據自身的需要,利用特有的解釋和創造能力,根據科技的發展和時代的進步,以自身為尺度,創造出符合時代發展的新文化。人作為文化主體若無這種創造能力,文化就不能發展,那就只能是舊文化的不斷重復或外文化的照抄照搬。這樣,一個民族的文化就會停滯不前,喪失生命力。所以,一種新文化的形成和發展并不是全盤接受,是人們在繼承和選擇的基礎上,進行文化的創新和轉化,最終體現為人對文化的創造性。

  第二,人是文明的主體,文明體現了人類的進步,是歷史的沉淀和人類創造的財富,是文化發展的結果。在生態文明中,人是生態文明的主體,是人的本質的對象化,是人的自我存在的確證,是人的內在生命的創造過程,從這可以看到文明的內在主體意義。生態文明是一種以人為中心的發展理念,核心理念是“人”。生態文化的構建和生態文明的建設,都始終要遵循人的主體性的生態和諧原則,以人為出發點和歸宿點,實現人的全面自由發展。

  (二)文化對人的價值性

  文化是人創造的,但人不創造沒有價值的東西,一切文化都與價值相關聯。文化作為一種意識形態的存在,新的文化一旦被人們所接受,就會影響人們的生活方式、道德觀念等。因此,文化的重建和變革就代表著人的生存方式的根本性轉變,而文化哲學正是對人的深層文化本質及其變遷的自覺的理性反思。

  文化對人的價值性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第一,文化對人類的價值性。文化構建的動力來自于人的需求,文化一旦產生,便能夠提供人類生存所需要的手段和能力,調節著人與自然的關系、人與社會的關系。同時,文化還為社會、為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建立了秩序,制定了人的行為和思考的界限;第二,文化對個體的價值性。文化首先通過自身傳承性的特點,提高了個體的知識,規范了個體的行為方式,同時也為個體的發展提供了選擇的方向,即文化價值定向。從存在主義角度看,文化存在于人們的表述方式、行為方式、認知方式中,體現了人們的價值取向。

  (三)人的文明自覺性

  文明的發展不是偶然的,文明的進步也需要自覺性,也包括偶然的自覺。生態文明作為體現人類進步的文明,是對工業文明,乃至人類歷史的傳統文明形態進行深刻反思和批判的結果。文明的更新和創造需要人類的思考和主動性行為,需要人們有自覺發現的心靈。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中,強調人們要樹立自覺、自律的生態觀念,提倡“綠色”;強調人們在改造自然的時候不能隨心所欲,要發揮主觀能動性,在把握自然規律的基礎上利用自然、改造自然,實現人與自然和諧依存、共處共融,使之更好的為人類服務。可見,習近平生態思想體現了人類在新的生態文明發展過程中應有的自覺性。

  面對全球生態環境的惡化,把生態文明的研究提升到文化哲學更加廣闊的視野進行理論剖析和價值考量,既能體現新的生態文化的構建,又能反映人類對生態文明的文化自覺。這是對人和社會發展的價值性、目的性的關懷,是人類社會靈魂的覺醒,也是人類文明進步的思想自覺和理論表達。

  二、構建生態文化的必要性

  習近平在2018年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中提出:“要加快構建生態文明體系,就要加快建立健全以生態價值觀念為準則的生態文化體系。”[2]生態文化和生態文明的關系是相互的,生態文化的發展為生態文明的建設奠定了理論基礎,提供了養分,同時生態文明的建設又對生態文化的發展有著重要的影響作用。生態文化的缺失是導致生態環境問題的重要原因,培育生態文化,可以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人文文化、物質文化、制度文化、行為文化等支撐。生態文化反映著主導型的生態價值觀,體現人對自然界積極改造的理念,是一種向上的思想覺悟和價值取向。生態文明是生態文化構建的終極目標和價值體現,生態文明建設所追求的人與自然的和諧共處,共建“綠色命運共同體”,也正是生態文化所倡導的價值理念和追求的最終目標。建設生態文明,必須與生態文化的構建形成互動共振,打好生態文化的理論底蘊,使文化為文明服務,用生態文化的構建來促進生態文明建設的自覺性。同時,生態文明作為一種政治手段,相對于生態文化而言,是縱向的成果導向,也是國家層面的積極向導,給生態文化的建設指明了方向。

  從文化缺失導致生態問題的角度進行分析,產生的原因主要在于現代文化對自然科學知識價值的弘揚和對人文經驗價值的貶抑,從而使人無法建立對自然界的屬人的、內在的和完整的價值關系。在文化哲學的理論視域內對人、文化、自然的關系進行整體的把握和深刻的分析,以文化底蘊緩解文化與自然、人類世界與自然世界之間的緊張關系,重塑文化精神,才能對生態文化問題有更明確和深入的研究,促進生態文明建設。

  因此,無論是基于人類對長期以來片面追求經濟發展的深刻反思,還是為了追求符合社會發展的生活和生產方式以及實現自身的全面成長,我們都必須從生態文化主導的價值理念出發,從文化哲學的角度反思,深刻分析生態文化構建的思路、途徑和價值,實現生態文化的最終價值目標——生態文明的建設和完善。

  三、生態文化構建的途徑

  基于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而構建的生態文化,是習近平對馬克思主義生態文化觀中國化的最新成果,這種生態文化具有全球戰略眼光,與馬克思主義一脈相承。新的生態文化賦予中國傳統生態文化以現代性,繼承了中國傳統生態文化,又體現了當代中國乃至世界的生態價值觀,促進了世界生態文化形態的重建,樹立了新的全球生態文明理念,緩解了全球生態危機。在習近平的生態文明思想里,彰顯了世界的戰略高度和生態文化構建的全球意識,不僅強調了人的自覺性和自律性,人與自然要和諧相處,還強調了人與人、人與社會的和諧關系,這是人類生態文明發展理念的重大進步。生態文化的未來發展趨勢應該是具有世界意識的文化,而不是凌駕于各民族文化之上的單一形態。那么,在新形勢下,如何在文化哲學領域內構建新的生態文化,以及用生態文化自身模式的變化帶動生態文明的建設是問題的關鍵。從文化現代化的本質看,新的生態文化的構建可以從三個方面探討。

  (一)“科學文化”的時代更新

  第一,用生態理性取代經濟理性。

  在生態社會主義范疇內,馬克思主義對經濟理性的批判就是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批判。因為經濟理性讓人們成為了物質的奴隸,失去了人之為人的本質,使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成為赤裸裸的金錢關系,使人與自然的關系變成利用與被利用的工具關系。在經濟理性中,人失去了文化性,經濟發展也失去了可持續性,人們的勞動被異化,在發展物質的同時帶來更多的生態環境的負面影響。而在生態理性中,科學發展既要強調物質發展,也要強調避免破壞生態環境,貫徹新發展理念,把人放在出發點和歸宿點,把人與自然的和諧和人的全面發展放在中心位置,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實現人的美好生活,協同推進國家強盛,實現美麗中國。

  第二,科學文化和人文文化相結合。

  “生態文明的核心要素是公正、高效、和諧和人文發展。”[3]人們在研究生態環境問題時,逐漸意識到生態危機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科學文化和人文文化的分裂。因此,在生態文化構建中,以及在生態文明建設中,必須重視科學文化和人文文化的統一。科學文化和人文文化的交融統一不僅體現在觀念上,還體現在科學實踐的現實中。科學活動在實踐過程中,提出在發展物質和經濟的同時,也要做到“以人為本”,加強科學技術的人文關懷。科學技術在追求知識和真理的同時,也關注人類的發展;創造物質文明的同時,也在創造精神文明。在整個實踐過程中,科學認識的對象并不僅僅是純粹的物質客體,還包括參與其中的主體“人”的實踐活動。因而,不可能不受到內外價值和社會倫理的約束。由此,價值理性成為科學理性的重要因素,體現了科學發展的人性化要求,實現了科學文化和人文文化的相互交融。

  (二)“觀念文化”的深層變革

  在生態文化構建中,文化觀念的變革尤為重要,人們在接受一種觀念文化的同時,就等于接受這種文化帶來的生活價值觀、生活方式等,而這種觀念的深刻變革足以引起世界生態文化的形成和促進生態文明的建設。生態文明建設是一場涉及思維方式、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偉大變革,新的生態文化不僅要植根于人們內心,還要體現在實際行動。在全球性生態危機背景下,我們倡導新的生態文明,就要樹立與科學發展觀相協調的先進的生態文化觀,比如綠色技術觀、綠色生產觀和綠色消費觀等,增強生態資源觀念,轉變經濟增長方式,轉變消費模式,真正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

  第一,樹立新的生態文化觀念。

  人類以及一切生命都在一個生態共同體中生存,我們的文化也植根于這其中。在這一共同體中,所有的生命形態都是自然的神奇造化和生命的表現形式,人和自然都作為主體存在。如果人們無止境的追求經濟價值的最大化,繼續侵占大自然的領域,不僅會破壞自然的平衡,同時也將摧毀文化與自然之間的長久的互惠關系,使人類面臨自然的報復和發展的斷層,甚至使人類的生命力和文化創造力完全枯竭。因此,要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加快形成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產業結構、生產方式、生活方式,給自然生態留下休養生息的時間和空間。在培育生態文化理念方面,要做到認知、情感、意志多因素協調推進。首先,國家對人民進行統一的生態文化教育整體規劃,并注重地方性的法律宣傳,使人們對生態文明相關知識有一個新的認知。其次,既要重視法律法規的約束,還要注重人們的情感投入。在進行宣傳教育時,要形式靈活多樣,語言通俗易懂,情感真摯豐富,真正讓人們從內心認識到生態環境保護是每一位公民的責任和義務,最終實現情感認同。

  第二,把生態文化的理念付諸于現實的生態實踐中。

  我們不僅要讓生態文化觀念內化于民心,還要外化于民行。在觀念、價值認同的基礎上,將生態文化踐行于具體行動中,形成行為習慣。當前,面對已經客觀存在的生態危機,我們不僅要保護現存的自然資源,還要實行補償機制,有計劃的對已經被破壞的和被侵占的自然進行還原,使它們從人類文化的枷鎖中解放出來,重現自然的原態。在文化哲學領域,生態文化構建的最終價值目的就是通過對現代生態文化的批判和選擇,激發人們樹立科學的生態價值觀,從狹隘的人類中心主義的文化視野中擺脫出來,踐行善待萬物、愛護自然、敬畏生命的生態道德,以實現人、生態、文化的和諧發展,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因此,要加快建立以新生態價值觀念為準則的生態文化體系。

  (三)“制度文化”的完善與發展。

  制度文化是人們思考和行為活動的模式、規則,有利于人類發展和社會和諧,更是實現當前社會主要價值觀念的制度保障。因此,制度文化是一套規范體系,它以一種無形的巨大力量模塑、同化著所有的社會關系。社會的政治制度、經濟制度,以及各種社會組織的規章制度等都屬于制度文化。

  第一,生態制度文化的重要性。

  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認為,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生態環境危機的根本誘因在于資本主義制度,而不是資本逆生態性。生態文化的構建離不開制度文化的建設,生態制度的建立是實現生態文明的制度保障。生態制度文化體現了生態文化的價值和理念,沒有文化價值的制度是不存在的。人類行為是一種群體性、社會性的共同行為,受社會思想觀念、規則的支配。當生態制度文化產生和形成之后,就能夠支配人的觀念和行為,影響人們的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使人的行為體現生態文化的價值觀念,在社會中形成統一性,促進生態文明的建設。

  第二,建立新的生態制度文化體系。

  制度文化建設是新生態文化構建中的重要一環。2012年,十八大報告中首次提出關于生態文明的制度建設問題,這就意味著僅僅號召和觀念轉變還不夠,還需要對制度進行改革,建立嚴格、系統的制度體系,適應新的生態文明理念要求。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首次確立了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從源頭、過程、后果的全過程,闡述了生態文明制度體系的構成及其改革方向、重點任務。2015年9月,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這一方案著眼于理念方向,著力于基礎性框架,從八個方面建立系統的制度體系,全面部署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工作,細化搭建制度框架的頂層設計,為推進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奠定堅實的制度基礎。2016年2月,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學習時就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問題指出:“只有實行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才能為生態文明建設提供可靠保障。”2018年3月,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的憲法修正案中,將《憲法》第八十九條“國務院行使下列職權”中第六項“領導和管理經濟工作和城鄉建設”修改為“領導和管理經濟工作和城鄉建設、生態文明建設”。到2020年,國家規劃將構建產權清晰、多元參與、激勵約束并重、系統完整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

  生態文明制度需要生態制度文化支撐,要針對新的生態文明制度建立新的、系統的生態制度文化,凝聚觀念認同、增強價值共識。系統的生態制度文化的建設,要做到循序漸進,內容不斷完善,由點到面,逐漸形成全社會人們的制度思維和制度認同,真正使制度成為人們言行的規范和約束,使觀念落地、生根、開花。

  綜上,我們需要通過科技文化、觀念文化、制度文化的更新和重建,頂層設計和重點突破的結合,觀念價值和行為實踐的結合,構建新的生態文化,推進生態文明領域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真正做到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實現人的全面自由發展。我們還應該從戰略高度進行生態文化構建,促進生態文明建設,實現人類文明的進步,努力走向社會主義生態文明新時代,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參考文獻:

  [1]劉進田.文化哲學導論[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

  [2]習近平.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推動生態文明建設邁上新臺階——在2018年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的講話[EB/OL].(2018-05-19)[2019-02-15].

  [3]王爾德.生態文明是超越工業文明的社會文明形態[EB/OL].新浪財經,(2012-10-09)[2019-02-13].

在线 自拍 国内 网友自拍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