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學術咨詢網站!!!
樹人論文網_職稱論文發表_期刊雜志論文投稿_論文發表期刊_核心期刊論文發表
學術咨詢服務

宗教信仰與現代社會的世俗化傾向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0-08-16
[摘要]世俗化的推進減弱了宗教的社會影響,使得宗教在信仰觀念、教義儀式以及組織等方面的世俗化色彩越來越濃厚。在應對世俗化的過程中,宗教可以從組織功能、傳播手段以及宗
職稱論文發表

  [摘要]世俗化的推進減弱了宗教的社會影響,使得宗教在信仰觀念、教義儀式以及組織等方面的世俗化色彩越來越濃厚。在應對世俗化的過程中,宗教可以從組織功能、傳播手段以及宗教倫理等方面加以調整,使得宗教在個人心性和族群認同等方面發揮重要的影響,最終呈現出神圣與世俗交融的局面。

  [關鍵詞]互動;調適;宗教信仰;世俗化

  推薦:《宗教學研究》雜志是宗教學專業學術性雜志。內容以中國道教研究為主,兼及佛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中國民族民間宗教及其他宗教的研究。本刊主要讀者對象為哲學、宗教學、歷史學、文學、考古學工作者和高等院校師生。

宗教學研究

  一、“世俗化”概念的界定

  “世俗化”一詞最早用于宗教戰爭結束,表示原來被教會控制的領域或財產發生轉移。不同學者對于“世俗化”的概念有著不同的理解,有學者將世俗化理解為人從宗教和神的庇護中解放出來,也指人的注意力從來世轉向此世[1];有學者認為世俗化是一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社會和文化的一部分擺脫了宗教制度和宗教象征的控制[2]。席納爾在《經驗研究中的世俗化概念》一文中認為“世俗化”具有六種含義:第一,表示宗教的衰退,指宗教思想、宗教行為、宗教組織失去社會意義;第二,表示宗教團體的價值取向從彼世向此世的變化,即宗教從內容到形式都變得適合現代社會的市場經濟;第三,表示宗教與社會的分離,宗教失去其公共性與社會職能,變成純私人的事務;第四,表示信仰和行為的轉變,即世俗化過程中各種主義發揮了過去由宗教團體承擔的職能,扮演了宗教代理人的角色;第五,表示世界漸漸擺脫神圣特征,即社會的超自然成分減少、神秘性減退;第六,表示“神圣”社會向“世俗”社會的變化,即就是宗教“昔日神圣的價值被祛除魅力的過程”[3]。綜合上述“世俗化”的理解可以看出,宗教世俗化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社會的變化,即人類社會各個領域逐漸擺脫宗教的羈絆,社會制度日益理性化;二是宗教本身的變化,即宗教不斷調節自身以適應社會向世俗的變化。

  二、宗教世俗化的現狀

  宗教世俗化的表現取決于人們對宗教的理解,同世俗化概念一樣,宗教的概念也紛繁眾多。本文不為宗教界定一個明確的定義,只是從宗教的基本構成著手分析宗教世俗化的表現,進而從信仰觀念、宗教教義儀式、宗教組織等方面分析宗教的世俗化問題。首先,從整個社會來看,宗教影響相比以往有所減弱。北京大學宗教文化研究院課題組在2012年CFPS調查中專門設計了一組有關宗教信仰的模塊,以合計全國95.0%人口的25個省、市、自治區為調查對象,結果表明,只有5.5%的受訪者認為宗教對自己很重要,85.0%的人認為宗教不重要。可見,在大多數人看來,宗教對自己的影響并不大,這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宗教在現代社會影響勢微。其次,信仰觀念方面,人們的宗教信仰有所淡化。畢摩教曾經是彝族社會的一種重要的宗教,對彝族社會的倫理道德、公共秩序產生過重要影響。當前一項調查顯示,自認為“相信”、“半信半疑”、“不信畢摩宗教”的人數占比分別為26.7%、60.0%、13.3%[4]。同樣,針對藏族的宗教調查也發現,不少藏族民眾受到市場經濟意識中付出與回報觀念的影響,逐漸轉變了“重來世、輕現世”的宗教觀念,宗教消費較之以前大為減少,不再把所有的財產捐給寺廟,只是象征性付出;不僅如此,藏族群眾還利用宗教場所大力發展旅游業,借以提高自身的生活水平,希望在現世生活中過得更好,人們的信仰觀念趨于淡薄可見一斑。再次,宗教教義逐漸寬松,儀式不斷簡化。傳統的藏傳佛教秉持“出家為主,在家為輔”的教義,僧人基本脫離社會生產。隨著宗教世俗化的推進,很多藏傳佛教僧人日常從事勞動生產,只在空閑和大型活動時才去寺廟參加宗教活動;人們不僅參加宗教相關的活動,而且大量宣傳國家的民族宗教政策以及黨和國家的大政方針,搞好民族團結發展生產。最后,宗教組織人數減少,影響范圍縮小,功能日趨單一。針對云南德宏芒市的調查結果表明,傳統上南傳佛教非常盛行的地方出現了“有佛寺無佛爺”的現象,寺廟中佛爺與和尚的人數大為減少;不少地方出現了由村里推選德高望重的“貨路”(指當過大佛爺、后來還俗的人)負責寺廟的管理和運營,組織村民管理宗教事務,這種“貨路”負責佛爺宗教管理職能的現實在以前不可想象;宗教功能方面,以往的寺廟是集宗教、教育以及社會管理于一體的綜合機構,村里大小事務都與寺廟和佛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如今很少有村民把孩子送到寺廟教育,都是送往學校接受現代教育;社會管理方面,我國實行政教分離的原則,宗教已經退出了政治領域,村里的公共事務由國家設置的基層部門組織村民處理,宗教成為個人的信仰,宗教組織的功能更加單一。

  三、宗教與世俗化社會的互動與調適

  (一)世俗化對宗教的影響

  世俗化對宗教的影響表現在方方面面,包括信仰觀念、教義儀式以及宗教組織人員,宗教的基本內容也受到社會世俗化的影響。各種宗教不僅關注宗教事務,而且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追求現世利益上。比如,伊斯蘭教的清真飯館遍布全國各地,不僅傳播了伊斯蘭教文化而且增加了信徒的收入,有影響力的清真寺還成為觀光旅游的景點,是地方旅游業的重要組成。佛教寺院也通過廣泛發展運輸業、旅游業以及小商品銷售建立寺院經濟,如扎什倫布寺早在1985年就建立了剛堅公司,每年的經營收入達到100多萬元,全年基本實現了收支平衡[5]。基督教以“自養”名義利用宗教活動場所興辦各類經濟實體從事商品經營活動。隨著世俗化潮流的推進,傳統宗教逐漸從“神的彼岸”向“人的彼岸”回歸,宗教的關照點日益轉移到現世的人身上。

  (二)宗教在世俗化過程中自我調適

  1.宗教的組織功能向世俗社會擴展。舉例說明宗教的世俗化進程,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佛協積極開展各種社會公益活動,比如寺院植樹造林活動,據《阿壩州年鑒(2001—2005)》統計,全州各寺院共植樹6.5萬余棵;廣大的藏傳佛教寺院和僧尼還積極參與社會公益慈善事業,為修橋鋪路、救災濟困、助殘助學以及公益事業投資捐資;自治州佛教協會僅2004年就為馬爾康縣第二中學和馬爾康縣康山中學引入捐資10多萬元;在這個過程中,佛教“救世濟人”的價值理念得以傳播和實踐,增強了佛教在世俗社會的適應能力[6]。需要說明的是,宗教組織功能向世俗社會擴展與前文所說的宗教組織功能單一化并不矛盾,從宗教與世俗社會相矛盾的一面來說,應當將宗教與社會正式機構的功能區分開來;而從宗教與世俗社會相統一的一面來說,宗教組織功能向世俗社會擴展著重于彌補社會正式機構在履行社會職責方面的不足,共同服務于社會發展。2.借助現代化傳播工具擴大宗教影響。宗教世俗化的過程中充分利用現代傳播工具擴大影響,目前,宗教的傳經布道不局限于實體化和固定的宗教場所,充分利用了無線廣播、微信、電臺等傳播工具。宗教信仰者通過建立微信群和創辦專門電臺來傳播教義;一些宗教開辦了專門的報刊和雜志,實體和虛擬傳播途徑的結合使宗教在世俗化的過程中順勢而為,不至于淹沒在世俗化的浪潮中。3.宗教的倫理化和當地化。除了宗教哲理本身具有強烈的倫理色彩,人們將宗教理論貫徹在日常生活中也是提升宗教生命力的必然途徑。宗教倫理化指宗教在世俗化的浪潮中將艱深、宏大的教義理論更加務實地闡發為具體的道德規范和道德準則,并通過具體的行動加以貫徹。比如,為了更好地發揚媽祖文化,新加坡華僑華人在進入東南亞社會后將媽祖精神具體闡發為樂善布施的道德觀念,在天后誕辰等重要日子舉辦一系列慈善活動“發揮媽祖救濟苦難之慈愛精神”[7]。宗教當地化指宗教進入一個異質社會后,為了適應新的社會文化環境進行內容到形式的革新,比如,華人進入東南亞社會后,出于適應當地社會環境和維持族群認同的需要,他們將傳統的“敬祖”信仰發展為“社群共祖”形態,對族群凝聚力的形成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標福物”活動也成為東南亞華人群體在新環境下宗教自我調整的重要內容之一①。

  四、結論和討論

  通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世俗化發展使得宗教的社會影響不斷減弱,信仰觀念、教義教規以及宗教組織等層面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世俗化傾向;在這個過程中,宗教從組織功能、傳播方式以及價值建設方面進行了自我調適,可以說宗教與世俗化是一個既對立又統一的過程。本研究認為,宗教世俗化分析還需要注意以下兩點問題:第一,區分宗教組織與宗教信徒、宗教觀念與宗教行為不同層面的變遷,不能由某一個層面的變化決定宗教的世俗化程度。北京大學宗教文化研究院課題組2012年CFPS調查結果表明,從宗教信徒來看,雖然佛教徒人數遠遠大于基督教,但是組織化程度、信徒參與宗教活動的頻率以及信徒對信仰的重視程度都遠遠低于基督教,具體來說,組織化程度方面佛教徒加入宗教組織的比例不到3%,基督教達到31%;參與宗教活動的頻率上,堅持每周參加宗教活動的佛教徒比例不到2%,基督教達到45%;宗教信仰重視程度上,認為宗教對自身很重要的佛教徒占比不到30%,基督教則超過60%[8]。筆者在現實中也了解到,很多宗教信徒雖有很高的信仰度,卻出于各種原因沒有加入宗教組織,也沒有頻繁參與宗教活動,這不代表他們被世俗化。可見,宗教世俗化分析應該全面考慮宗教的不同層面,避免以偏概全,武斷下結論。和思想,發揮榜樣教育的實效性[4]。第二,宗教世俗化在個體、族群以及社會層面的表現不同。從整個社會來說,隨著政教分離的普遍實施以及宗教世界與塵世領域的界限劃分越來越明晰,宗教的影響力在減弱,人們越來越依靠理性和物質的力量解決問題。但是,從族群層面來看,宗教依然是維系族群認同和凝聚族群力量的重要因素。正因為如此,我國在宗教問題上始終貫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不用政治力量強行干涉宗教信仰。例如,我國回族群眾在現代化城市中仍然習慣性圍繞清真寺居住,這表明宗教維系民族認同的重要作用。個體層次的宗教也有廣泛的存在空間,宗教世界與塵世領域的劃分帶來了雙重后果,“一方面,宗教信仰的紛爭不致被引向政治和社會沖突;另一方面,由于宗教深入到個人和自愿社團的心性領域,社會政治和倫理的實際取向并未完全受世俗力量的制約,反而是宗教對社會政治和倫理的領域有無形的規約力”[9]。因此,本文認為,宗教與世俗化是一個相互影響的過程,宗教通過組織功能、傳播手段以及價值建設的調整適應世俗化的過程,使得宗教依然在個人心性和族群認同等方面產生著重要的影響,呈現出神圣與世俗交融的局面。[注釋]①“標福物”就是舉行宗教神誕儀式過程中,通過道士等媒介使原本僅具有使用價值的商品因具有某種“神力”而成為“福物”,再由信眾競買。

  [參考文獻]

  [1]孫尚揚.宗教社會學[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1:129.

  [2][美]貝格爾.神圣的帷幕[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128.

  [3]馬克斯•韋伯.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M].于曉,陳維綱,等譯.上海:三聯書店,1987.

  [4]蔡華,等.對彝族畢摩宗教現狀的調查與思考[J].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5,(10).

  [5]班班多杰.論藏傳佛教的價值取向及藏人觀念之現代轉換[J].世界宗教研究,2001,(2).

  [6]洲塔,陳列嘉措,楊文法.論藏族社會轉型過程中的宗教世俗化問題[J].中國藏學,2007,(2).

  [7]張禹東.華僑華人傳統宗教的世俗化與非世俗化———以東南亞華僑華人為例的研究[J].宗教學研究,2004,(4).

  [8]盧云峰.當代中國宗教狀況報告———基于CFPS(2012)調查數據[J].世界宗教文化,2014,(1).

  [9]劉小楓.現代性社會理論緒論[M].上海:三聯書店,1998:471-481.

在线 自拍 国内 网友自拍视频